2019年以来22家持牌消金高管变动,业绩承压变动潮或将持续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25 12:14 点击数:

文丨高彩红

编辑丨梁杰民

2020年刚开始,已有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高管职位发生变动。

天眼查显示,近日,上海尚诚消费金融董事兼总经理胡浩中、董事姚安明退出,新增董事李张鲁。

另外,据银保监会官网消息,除上海尚诚消费金融外,2020年开年以来,各地银保监局核准了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的高管任职资格。其中包括何松琦、刘墨、万维雅担任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董事,周杰担任哈银消金董事长,曹永刚担任厦门金美信消费金融董事,野铮担任中信消费金融副总经理,万威担任马上消费金融副首席运营官,赵锋、叶巍分别担任海尔消费金融财务总监、副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高管变动似乎已成为近两年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的“常态”。当一个赛道上的公司管理层中担任重要职务、负责公司经营管理、掌握公司重要信息的人员频繁发生变动,与行业的竞争与变化定然脱不了关系。

多家持牌消金公司高管变动频繁

据亿欧金融统计,2019年至今,在24家已开业的持牌消金公司中,除湖北消费金融以及包银消费金融,其余22家均有高管职位变动情况,其中几家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变动频繁。

消金公司高管变动

盛银消费金融2019年发生四次高管变动,涉及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副总经理多个职位,董事长、总经理职位皆实现“换帅”。值得一提的是,前任总经理王培军曾担任盛京银行零售业务部总经理,而新任董事长李欣则是盛京银行分管零售的副行长,新任董事包宏曾于2013年被批准任职盛京银行董事会秘书。

盛银消费金融是由盛京银行作为主要出资人发起设立的,盛京银行出资1.8亿元,占股60%。

中邮消费金融的高管也在2019年发生四次变动,CHEW PANG KUI及莫永盛两位董事任职,两个月内履新顾云峰、王晓敏两位副总经理。据了解,顾云峰履新后,分管中邮消费金融风险管理部。此前,顾云峰曾任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个人银行信贷风险主管、副总裁,杭银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总经理,星展银行(香港)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高级副总裁。

另外,2019年年中,总经理余红永即将离职的消息也传出,而余永红并不是中邮消费金融的第一位总经理。

哈银消费金融的高管变动也值得关注。2019年至今,银保监会已核准哈银消金六位高管的任职资格,2020年“掌门人”也从孙嘉巍换成了周杰。公开资料显示,孙嘉巍与周杰均来自大股东哈尔滨银行。

孙嘉巍从2015年8月到2018年6月,曾任哈尔滨银行副行长,从2017年1月起兼任哈银消费金融董事长。周杰则是从2018年1月起担任哈尔滨银行零售金融部总经理兼跨境金融部总经理;六个月后,开始担任哈尔滨银行行长助理,本次出任哈银消费金融董事长。

今年哈银消金变更的3位董事,其中何松琦、万维雅有度小满金融背景,刘墨则来自哈尔滨银行。

去年5月,度小满金融出资4.5亿成为哈银消费金融的第二大股东,持股30%;哈尔滨银行持股比例从75.714%降至53%,仍为哈银消费金融第一大股东。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认为,消费金融高管变动与股东背景有一定关系,其中包括新股东加入,老股东持股被摊薄或者退出,新股东一般会引入自己的经营理念、业务资源和高管团队。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也认为股东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变动。“消费金融公司的股东实力大都比较强,股东的派驻及博弈对管理层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在上述高管职位发生变动的消费金融公司中,董事一职发生变动的次数最多。除盛银消金、中邮消金、哈银消金外,马上消金、中银消金、晋商消金以及杭银消金也发生了三次及以上的高管变动。

业绩压力大,变动潮或将持续

除了正常的人员流动及股东作用因素,消费金融公司高管频繁变动背后也折射了管理层压力较大的现状。

尹振涛对亿欧表示,消费金融作为新兴行业,同时又与传统产业密切结合,竞争十分激烈。“从近几年消费金融公司的报表和年报中也能看出,市场占有率及不良率等指标变动都非常大,因此高管在这些方面的考核标准和业绩压力也是很高的。”

经历了前些年的爆发式增长后,这两年消费金融公司的增长态势明显后劲不足。

以稳居第一梯队的招联消金及马上消金的净利润情况为例。

招联消费金融2017年的净利润为11.89亿元,同比增长266.97%。2018年净利润为12.53亿元,同比增长5.38%;2019年净利润为14.66亿元,同比增长17%。

马上消费金融2017年的净利润为5.78亿元,同比增长8792%;2018年净利润为8.01亿元,同比增长38.58%;2019年净利润为8.53亿元,同比增长6.49%。

除头部消金机构净利润增长率大幅下滑外,在2019年最新披露的年报数据中,晋商消费金融、苏宁消费金融的净利润出现了负增长。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认为,业绩压力与股东背景也有关系。具体来讲,市场上的消费金融公司拥有的资源不同导致业务开展难易程度不同。部分消费金融公司股东支持较少,又没有流量支持,相当于白手起家,因此业务很难做,但是一些消费金融公司股东支持较大,如招联消费金融,不仅获得招商银行资金支持,还可以从招商银行APP获得大量借款客户,因此业务增长很快。二者相比,这就导致业绩不好的消费金融公司股东不满,高管压力较大。

同时王诗强认为,消费金融公司高管频繁变动与监管政策关系也较大。2019年消费金融政策收紧,很多公司担心政策风险,将贷款利率下降到年化24%,考虑运营成本、坏账成本,开展消费金融业务几乎无利可图,原有的商业模式也就走不通了。因此,高管频繁变动也就在所难免。一般来说,业绩越好的公司高管变动越小。

亿欧金融预测,2020年消费金融行业高管变动潮或将继续。

2020年开年至今,已有六家消费金融公司高管变动就说明了这一趋势。

另外,一方面受新冠疫情影响,消费金融线下场景业务无疑受到较大冲击,逾期率也有“抬头”趋势,这将倒逼消费金融公司进行相应的业务结构调整,部分公司极有可能通过引入新的高管来带动公司发展转型。

另一方面,平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等即将进入的潜力玩家会使消费金融行业竞争愈加激烈,其中也包括优秀管理人才的竞争、股东背景的竞争。

归根结底,消金高管的变动因业绩而生,为业绩而争。未来,消费金融行业分化将进一步加速,“头部效应”凸显。最终业绩定局如何,值得我们期待。

版权声明 -->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Powered by 网球比分直播-篮球比分直播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